【追踪】京东斐讯“0元购”风波未了:大量中小企业踩雷 拖欠货

2019-1-11 13:27:00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字体:

反传销网1月11日发布:据新京报此前报道,2018年6月下旬,联璧金融“爆雷”(因逾期兑付问题或经营不善而停业),牵出了颇具争议的斐讯“0元购”模式。

上海斐讯数据通信技术有限公司是上海一家电子数码企业,主打产品有路由器、体脂秤、电视盒子等。自2016年起,斐讯开始推出“0元购”模式:购买斐讯产品的顾客可通过上海联壁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的联壁金融APP全款返现,如再“0元购”,则需在联壁金融平台投资。

在实体商品捆绑金融产品的模式下,联璧金融获取了大量投资,斐讯产品销量也一路飙升,在去年的京东“6.18”大促中,斐讯狂卖7亿元,多项数据位居同行业第一。但就在次日,投资者陆续发现联壁金融出现兑付困难,定期投资及活期存款均无法提现。

此后斐讯与京东一直处于舆论声讨中,大批投资者求诉无门,华夏时报记者持续调查更发现斐讯0元购波及大量中小企业,拖欠的货款或高达几十亿!

 

来源:华夏时报,记者:金微

 

上海斐讯0元购事件,波及了大量的投资者,同时一些中小企业供应商未能幸免。

 

日前,记者从多位斐讯供应商处了解到,上海斐讯的拖欠他们几百万甚至几千万的货款,规模可能在几十亿,正是这些商品通过京东等平台以0元购的方式来给投资平台引流。

 

自上海斐讯0元购风波以来,这些供应商多次追讨货款但始终没有结果,而这些拖欠的货款已影响到了他们的生产经营,以及员工工资等,有的供应商处于破产倒闭边缘。


 

30亿货款无疾而终?

 

去年,联璧金融、华夏万家两个平台接连爆雷,上海斐讯的0元购模式渐渐浮出水面。原来,上海斐讯的路由器、体脂秤等商品以“返现”的模式在京东等电商平台或线下店推广,通过“K码”形式连接到联壁金融等投资平台上,相当于通过商品将用户导流,这种全额返现+高息理财模式吸引了大批投资者。

 

据上海警方发布的协查通报,截至案发仅联璧金融共对外集资700余亿元,未兑付113亿。

 

事件的另一方面,大量斐讯供应链上的中小企业中招,货款无法回收,一些仓库密密麻麻地堆积着斐讯定的货物。

 

“当初斐讯向大量企业采购货物,我们公司牵涉的货款大约700万元,以我们为例,一件货品的成本大约150元这样,然后斐讯挂价600元。不过他们是以0元购的方式售卖,也就是间断时间将资金返还给购买者。”张勇全向记者表示。

 

除了张勇全,还有几家供应企业负责人表示,上海斐讯拖欠的货款都在百万以上,涉及大量的中小企业,而斐讯提供的商业承兑汇票也成为空文。

 

联璧金融、华夏万家事件之后,上海斐讯的实控人顾国平等已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上海斐讯的运营处于停滞状态。据一位斐讯内容员工透露,顾国平被抓之后,斐讯进行了重组,人员机构出现大幅调整,不少员工也因此离职。

 

目前,像张勇全等供应商正在四处追债,但是他们多次到上海斐讯总部无果。“事件出来后,我们供应商集体找过斐讯,但当时给的说法是资金巨大,情况复杂需要时间。”

 

据斐讯供应商提供的采购订单显示:除了上海斐讯,还有斐翔供应链公司、瑞耕达、香港斐讯、曜迅、靓迅等公司,其均为上海斐讯旗下公司。

 

记者查询斐翔供应链公司资料了解到,这家公司已在被上海市松江区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企查查资料显示,斐翔供应链管理(上海)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顾云锋,由上海斐讯数据通信技术有限公司控股90%。

 

张勇全说:“上海斐讯与供应商交易时所使用的公司很多实缴资本为零,并通过虚构、夸大事实隐瞒真相,并以先履行小额合同或者部分履行合同、开出金额高达数亿元无法兑付的商业承兑汇票作为付款担保等手段,这是诱骗供应商大量赊销货品,金额达30亿元。”

 

 

留下巨大谜团

 

目前,记者尚无法从有关部门核实真实数据,至于30亿的金额,供应商表示这个数额是他们统计的,可能真实数字会有所偏差。

 

上海斐讯官方曾此前公布了几组数据,2017年1月到5月,斐讯总销售量为1560万,总销售收入为74.5亿,则平均客单价约477元。据此推算,斐讯2018年上半年在京东销售量约1090万台。

 

还有一组数据是2018年6月20日斐讯的官方微博、微信推送了一条“斐讯6·18最全成绩单”,称“狂卖7亿元!总销量破72.2万台”。其中的6月1日、6月7日、6月18日3天,斐讯占据了京东的智能家居、数码配件、智能穿戴、音箱四个类别的品牌销售额第一名。

 

另外,记者获取的一份斐讯欠货款清单资料显示,斐讯欠款的供应商多达218家,最高欠款金额1.2亿元,不少企业的欠款都在百万以上,这些企业遍及广东、深圳、山东、浙江等地,其中不少为电子公司。由此计算,斐讯供应链上的中小企业不在少数。

 

“由于被上海斐讯拖欠的金额对每个供应商而言都非常巨额,不仅对供应商的生存与经营造成重大影响,且造成众多上游供应商倒闭或经营困难,由于拖欠员工工资、劳资关系十分恶劣。”

 

事实上,针对斐讯拖欠货款一事,有部份供应商代表多次前往松江法院起诉上海斐讯及其关联公司,并提供了相应可以证明其人格混同、实际交易等证据资料,但据起诉状显示法院给出的判决是相关证据未予以采纳。

 

另外,有供应商代表前往上海经侦控告上海斐讯合同诈骗,后转由松江经侦负责办理,供应商代表又转至松江经侦跟进报案,时至2018年12月6日才予受理,其答复是否立案现在还不确定。

 

在供应商看来,上海斐讯目前有大量的办公、厂房,还有应收账款等,可以偿还广大供应商的债务,关键是他们资金流断了。

 

值得关注的是,目前上海斐讯数据通信技术有限公司已经成为失信被执行企业,并由上海市松江人民法院作为执行法院。另外,上海斐讯现在也身缠各种诉讼,其相关开庭公告已有126份,裁判文书106份,主要涉及合同纠纷、买卖合同纠纷、民间借贷纠纷等。

 

针对供应商反映问题,记者试图通过联系上海斐讯,但其官网电话无人接听。斐讯官网上,除了一些热销单品外,已没有任何更新,其最醒目的公告还是停留在2018年11月22日。

 

上海斐讯0元购留下个巨大的谜团,不仅有供应商的巨额拖欠款项,还有与之关联的投资者。因为当初正是上海斐讯0元购模式,这些投资人被引向了这些投资平台。在投资人看来,正是斐讯的K码激活返现规则和捆绑出借资金在理财平台执行,是斐讯转移投资人资金的重要工具。而上海斐讯与华夏万家、联壁金融的关系,无论是股权的穿透还是平台上的借款企业等,都有着各类的关联。

 

目前,投资者依然没有拿到自己的投资款。

  • 文章来源:华夏时报特此鸣谢!点击反传销网投稿撤稿说明

    编辑校对弘毅、任重、蓝梦

    转载声明:请遵守CC协议,转载不注明来源上黑名单!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每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