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助必读 专家列表 知识问答 解救案例 媒体报道 联系我们

民间借贷 非法集资 直销、传销要分清!

知识问答 时间:2015-08-27 11:40 点击: 作者:淮海晚报
[导读]淮安市中级法院公布涉众型侵财犯罪典型案例,细解法律规范 其中河济公司合同诈骗案、乐园非法集资案,至发案时都有数亿元资金无法归还。时至今日,受害人资金归还工作仍在进行中,没有结束。昨日在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涉众型侵财犯罪典型案例新闻发布会上,谈

淮安市中级法院公布涉众型侵财犯罪典型案例,细解法律规范

其中河济公司合同诈骗案、乐园非法集资案,至发案时都有数亿元资金无法归还。时至今日,受害人资金归还工作仍在进行中,没有结束。”昨日在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涉众型侵财犯罪典型案例新闻发布会上,谈及此类案件危害,该院党组副书记、副院长时恒支如此表述。据悉,近年来,涉众型侵财犯罪在我市呈多发态势,严重侵害了人民群众的财产安全,影响了社会稳定。全市各级法院审结了一大批涉及人数多、涉案金额大、有重大影响的涉众型侵财案件,3年来共判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120人,有力地震慑和打击了犯罪分子,维护了人民群众的合法权益。

●涉众型侵财大案要案频发

在法律上,涉众型侵财犯罪是指行为人在市场经济运行过程中,为了谋取不法利益,违反国家经济法规和刑事法律,侵害不特定多数被害人的经济利益,破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依照刑法应受刑罚处罚的一类犯罪的统称。主要包括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集资诈骗、传销、合同诈骗、非法经营等犯罪活动。

据时恒支介绍,从近三年我市两级法院一审审结的涉众型侵财案件数据看,案件数量及涉案人员数量始终呈高位运行态势。其中,2012年共审结涉众型侵财案件219件350人,2013年审结186件314人,2014年审结241件370人。从今年的情况看,涉众型侵财案件仍然呈现易发、多发趋势。今年1至7月份,全市法院共一审审结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件5件5人,组织领导传销案件2件4人,诈骗类案件99件162人。目前仍有34件75人正在法院依法审理中。

在此类案件发案率居高不下的同时,我市相继发生了一批涉案人数多、涉案金额巨大、社会矛盾尖锐、审理难度大的案件。如叶洪銮诈骗案,其以资金周转为名向46名被害人借款9千余万元,至案发仍有6千余万元无力归还;河济公司刘伟合同诈骗案,共骗取406个单位、个人的财物,其个人非法获利共计人民币2亿余元;乐园非法吸收存款案,向社会公众5万余人次变相非法吸收存款共33.85亿元,至案发后有7000余户9.93亿元无法归还。

针对我市涉众型侵财犯罪的情况,全市各级法院始终保持对涉众型侵财犯罪的高压态势,对涉案款额巨大、损失严重的案件依法从重处罚,3年来共判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120人。

●非法集资,乐园公司周平获刑六年

在昨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市中院还公布了多起涉众型侵财犯罪典型案例,其中不乏在我市造成巨大影响、后果恶劣的案件。其中就有被告人周平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

自2003年起,乐园公司因开发项目多,并通过低价取得土地使用权,购买物业,用于储备、增值,致资金短缺。2003年,时任乐园公司常务副总经理彭克年首先提出用“商铺认购”的形式吸收公众存款,被被告人周平(乐园公司法定代表人、董事长)采纳。被告人周平决策、领导乐园公司遂以高额利率和高额提成为诱饵,以“认购商铺使用权”和“内部职工集资”的名义,制定吸收公众存款的方案、政策,变相在淮安市、南京市向社会公众非法吸收存款,公开从社会上招收“销售员”,先后成立“认购办公室”(简称认购办)、13个“销售部”对“销售员”进行培训、管理,专职从事向社会吸收公众存款的“销售员”达上千人。对乐园公司工作人员分解吸收存款数额,各销售部负责人、销售员均有吸收存款任务,以吸收存款的金额为基础计提比例不等的手续费作为奖金或报酬。经审计,乐园公司自2003年至2008年12月23日,向社会公众(淮安市、南京市、山东省荷泽市)变相非法吸收存款,其中在淮安市、南京市向5.26万人次变相非法吸收存款共33.85亿元,至案发时,已退存款23.92亿元,有7000余户9.93亿元未兑付;案发后退款3.7886亿元,有6.1814亿元未兑付。在山东省荷泽市共向社会公众4124人次变相非法吸收存款9.95亿余元,至案发时有2062户4.1亿余元未兑付。

清河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周平作为乐园公司单位犯罪中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参与乐园公司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决策、方案制定,并组织实施,其行为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被告人周平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十万元。

对此,市中院刑二庭庭长徐燕,从法律角度对民间借贷和非法集资的区别做了详细界定。徐燕介绍,合法的民间借贷行为与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根本区别在于,是否向不特定社会公众吸收资金;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与集资诈骗的最根本区别在于,行为人是否具有非法占有他人财物之目的。比如一个小企业主,他在初创的时候为了解决资本金的需要,会通过地缘、人缘、血缘关系来筹集资金,范围局限在几个非常熟的人、亲朋好友之间筹集一部分资金,尚属于民间借贷范畴。但是,随着企业经营规模的扩大,资金需求的扩张,在经济形势发生变化的情况下,他通过正规渠道无法满足其融资需求的时候,就会寻求其他渠道来募集资金,甚至铤而走险搞非法集资。根据法律法规规定,非法集资不受法律保护,参与非法集资风险自担。

●传销活动,组织领导者获刑

传销,也是一种涉众型侵财犯罪。谈及直销和传销的区别,徐燕介绍,这主要看是否合法设立,是否以销售产品为企业运营的基础,有没有高额的入门费,是否设立店铺经营,报酬是否按劳分配,是否有退出、退货保障。没有这些要素的,就是传销。

被告人柯林峰于2010年2月在湖南长沙加入“自愿连锁经营业”传销组织,后转移至无锡从事传销活动,于2011年8月转移至泰州继续从事传销活动,其直接上线为陈智萍,直接下线为洪增斌、杨传友、高旷红,现为高级经理级别。因图财,明知“自愿连锁经营业”为非法组织,仍然发展下线50余人,非法获利10万余元。被告人柯林峰于2012年3月担任“自愿连锁经营业”传销组织泰州地区能力总监和自己小组的老总职务,主要负责组内各项事务。

清浦区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柯林峰组织、领导传销活动,其行为已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依法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

●骗政府骗企业,河济主管被判无期

被告人刘伟作为河济公司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在河济公司注册资本被抽逃已无实际履行能力情况下,虚构公司履约能力,以河济公司名义与淮安市楚州区施河镇等18个乡镇政府签订了投资协议,累计投资额达164.36亿元。2005年4月至2007年8月,为获取资金,制造施河镇项目工程量大、施工场面宏大的假象,刘伟及河济公司的有关人员以河济公司、河济淮安分公司名义先后共与南通五建跃进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沈广达等406个施工单位、个人签订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极少部分未签订书面合同,达成口头协议),并据此收取上述施工单位、个人的保证金等各项费用。其将收到的款项以“总公司投入款”、“刘伟投入款”名义入河济公司财务账。在已无实际履行能力的情况下,刘伟以河济公司名义签约、收取保证金等各项费用,共骗取施工单位、个人缴纳的保证金等各项费用共计人民币2.*******亿元,至案发不能归还。

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刘伟作为河济和沪扬公司董事长、法定代表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骗取财物,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构成合同诈骗罪,判处其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淮海晚报记者何剑峰

通讯员余增明赵德刚

    责任编辑:淮海晚报

    精彩评论

    扫一扫 更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