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剧】死亡日记!19岁少年喝农药逼疑陷传销的母亲回家 离世前两天一直喊妈妈

2018-6-1 9:30:00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字体:

反传销网6月1日发布:5月26日晚,19岁的谢云涛在历经了痛苦的两个多星期后离开人世。为逼母亲回家,自5月8日喝下百草枯,谢云涛感觉身体里像有一条毒蛇,“它肆无忌惮地、慢慢地吞噬自己身体”。被多家医院“判了死刑”的谢云涛,靠着父亲手把手输液消炎、吃土方子中药,痛苦地支撑着生命的最后时光。

被民间称为“死神”的农药百草枯,其水剂型于2016年7月1日起在国内禁止销售和使用,但胶剂型的“禁令”被延长至2020年9月1日生效。而谢云涛喝下的,正是目前仍在合法生产、销售的胶剂型百草枯。

【悲剧】死亡日记!19岁少年喝农药逼疑陷传销的母亲回家 离世前两天一直喊妈妈

谢云涛中毒第三天,亲友看望。 受访者供图

【死亡日记】

一个百草枯服毒者的最后18天

5月8日深夜,四川宜宾珙县底洞镇两河村19岁小伙谢云涛敲响父亲谢少奎的门,带着哭腔喊道:“我喝了农药,爸爸快救我。”谢少奎慌忙跑到儿子房间,看到床前有呕吐物,旁边有个白色塑料瓶子,瓶子上赫然写着三个字:“百草枯!”原来,为了劝回离家出走的妈妈,这小伙以吃农药“逼妈妈”,他以为“吓一吓妈妈,她就要回来了”。

但谢云涛没意识到,他喝的“百草枯”是剧毒农药,没有特效解药。

5月11日

他的口腔开始出现溃烂症状

 

儿子喝了百草枯的消息让谢少奎急火攻心,气得跺脚。这个45岁的庄稼汉子虽然文化不高,但他知道百草枯的厉害,“人一但摄入将必死无疑”。因此,谢少奎种玉米、桑树,都把除草农药由百草枯变成了草甘膦。谢少奎不明白两者的毒性原理有何区别,但他知道百草枯是沾哪儿烂哪儿,而草甘膦是渗入土壤从草根部烂起。

“他自己说喝了约70亳升,这个剂量大,基本上救不活。”谢少奎回忆,慌乱中他叫来一众亲友连夜商议,决定将谢云涛送到珙县底洞镇卫生院洗胃,“死马当作活马医”,谢云涛曾在喝药后不久呕吐,这让家人觉得可能还有希望。在送医途中,谢家的年轻人们忙作一团,到处打电话求助,根据百草枯瓶子上的400电话,他们得到了必须尽快透析的建议。

在底洞镇卫生院洗胃后,因情况危急,谢云涛被连夜转入宜宾市第一人民医院抢救。5月8日凌晨5点40左右,谢云涛被送进宜宾市第一人民医院抢救室,进行了透析。治疗两天两夜后,病情并无好转。

5月11日,谢云涛口腔内开始出现溃烂症状,医生建议出院。“医生说继续留下来输液也可以,但没有救治的把握,因为百草枯中毒没有特效药。”回家后,家人商量,不能在家等死,12日晚又送珙县人民医院,第二天再次被要求出院。

谢云涛的遭遇受到关注后,有人专门发起了救助“谢云涛”的微信群,群成员一度达到百余人。群友们为谢家献计策,也有人捐款,希望帮助这个不幸的年轻人夺回生命。

5月15日

医院说“已错过救治窗口期”

12日深夜,热心市民蔡勇、李静怡分别向谢云涛家人提供了成都崇州市人民医院电话,并告知这是一家从事百草枯中毒研究和治疗的试点医疗机构。

家人连夜与崇州医院联系,却又苦于经济条件举棋不定。谢云涛的堂哥告诉记者,为了抢救谢云涛,家里已经花了近两万元,而这个并不富裕的家,此前还欠着不少外债。“现在母亲离家出走,外婆年纪越来越大,两个妹妹还要读书。”谢家人担心的是“人财两空”。而更多打听来的小道消息让家人不安,很多人告诉他们不必治疗,因为“百草枯中毒必死无疑”。

到了15日,谢云涛家人再度联系崇州市人民医院时,被告知喝的剂量太大、时间拖得太长,已经错过了救治窗口期。每天都有亲友前来看望谢云涛,谢云涛出院后,家人很快联系到了曾治好邻村百草枯中毒少年何鹏的老中医。堂哥谢云林开了几小时车,一路问到了位于宜宾高县的“老王场”,在中医处抓了两副中药。

“医生说一顿三匙,刚开始吃了要吐,我就给他喂一匙;慢慢适应后,我认为他中毒深,药力必须加强,增加到了一顿十匙。”自从儿子出事后,谢少奎几乎没离开过儿子半步。10多年来,谢云涛也没有如此依赖过父亲,要是听说父亲要外出,他就会把父亲叫住,不让他出门。

【悲剧】死亡日记!19岁少年喝农药逼疑陷传销的母亲回家 离世前两天一直喊妈妈

谢云涛中毒后,父亲自知他无救,只能抱着儿子哭泣。 受访者供图

5月19日

他自拍照发到朋友圈:“走了,拜拜了”

5月19日下午3点多,谢云涛自拍了面部溃烂处照片,发到朋友圈,配发的文字是:“走了,拜拜了”。照片显示其目光无神,面色苍白,嘴辱红肿,面部溃烂点明显。这条朋友圈一度让关心谢云涛的人以为他已经走了。

事实上当时看上去并无危险,让谢少奎有些高兴的是,儿子通过持续服用中药后,似乎有些好转。在没有服用中药前,谢云涛连水都喝不下,一吃就吐,而且10多天未解大便。吃了几天中药后,谢云涛已可进流食,每天可进食融化的雪糕、糖水等,并在20日开始通大便。

5月20日上午,中毒第十二天后,谢云涛口腔、嘴唇、面部都已经溃烂。“我就是感觉心里难受,不好过得很。”谢云涛在视频中告诉母亲,自己快要死了,再次恳求她回来看他最后一眼。但母亲坚持不回来,“她说她要好好打工挣钱,供两个妹妹读书”。

5月21日,谢云涛告诉成都商报记者,他感觉口腔的溃烂伤已经有所好转,“原来胃里烧得凶,现在好多了。”几天后大家才发现,这不过只是“回光返照”而已。

5月22日,谢云涛自己删除了朋友圈“走了,拜拜了”这条信息。

5月25日,谢云涛病情恶化,吃不下包括水在内的任何东西,在床上不停地叫“妈妈”,如此两天一夜后,他的生命停止在了2018年5月26日23时03分,殁年19岁。

【悲剧】死亡日记!19岁少年喝农药逼疑陷传销的母亲回家 离世前两天一直喊妈妈
中毒前的谢云涛阳光帅气

 

中毒半个多月,谢云涛瘦得皮包骨头、双眼凹陷,轻了至少30斤,身上密密麻麻地发出红色的疹子。没读过几天书的父亲谢少奎在家当起了专职“医生”,他从卫生院买来葡萄糖、消炎药、保胃药,每天给儿子输液。谢少奎很后悔错过了最佳救治时机,他曾说“只能尽人事,期待奇迹。”然而,奇迹并未出现。

5月26日23时,四川省宜宾珙县底洞镇两河村的19岁村民谢云涛在吞服百草枯18天后不治身亡,其服药原因是希望离家在外的母亲回家。

 

5月30日,谢少奎告诉每日人物,在喝药前一天,谢云涛还帮他做了一天农活。5月8日深夜,谢云涛对谢少奎说服用了农药“百草枯”,是为了劝回离家出走的妈妈,他以为“吓一吓妈妈,她就要回来了”。

 

谢少奎送谢云涛去底洞镇卫生院洗胃,并连夜转入宜宾市第一人民医院抢救,后病情不断恶化,18天后离世。

 

据央视报道,5月20日,谢云涛与母亲视频通话仍希望母亲回家。谢云涛母亲在视频通话中对央视记者称:“我在外面打小工也不容易,谢云涛也没得挽救了,我也没办法,我会把他的妹妹抚养成人。我就是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喝药。”

 

谢少奎说,谢云涛服药是为了劝妈妈回来,并表示“希望我的死可以让她回家。”

 

截至发稿,谢云涛母亲仍未回家。谢少奎怀疑她是不是陷入了传销。

 

以下是每日人物与谢少奎的对话。

 

“想喝药吓唬妈妈一下”

 

每日人物:目前孩子母亲回家了吗?

 

谢少奎:云涛走的那天还跟她视频,她说你不要想妈妈了,妈妈会把两个妹妹照顾好,你就不要想太多了。结果云涛那天半夜就走了。她之前跟央视的记者说怕回来我会打她骂她,还怕我们当地的政府和派出所来抓她。我就想跟她说之前是希望她能回来,完成儿子的心愿,现在家里还有两个女儿,我就希望她能回来,我不会打她骂她,这么多年我都没有打骂过她。政府也不会带她走。你回来后面你想出去你就再出去,你想离婚就离婚,就当两家人没有认识过。

 

每日人物:孩子自杀时是想让母亲回家?

 

谢少奎:他没有跟我解释,前一天跟我干活的时候也什么都没说。他喝了药之后跟他的大妹妹说过,觉得妈妈在外面打工,爸爸自己照顾一家人压力太大,希望妈妈能回来分担,想喝药吓唬妈妈一下。自杀前他什么也没说,我们也不怎么聊家里的事情。他就是看自己两个妹妹没人管心里难受。

 

每日人物:孩子平时和母亲关系好么?

 

谢少奎:他们平时关系很好的,云涛在家里很懂事。本来我们父子一起在广东打工,我回来的时候他没回来,后来他听说妈妈出走了他就回来了,很伤心的。他看着两个妹妹和姥姥在家,小妹妹很孤独没有人陪伴,他很难过,经常跟他妈妈打电话叫她回来,一直叫妈,我看着都掉眼泪。

 

怀疑陷入传销

 

每日人物:孩子母亲为什么离家?

 

谢少奎:她什么都没说,我连面都没见到。我回来那天之前给她打电话,她说你不要回来,那个车票好贵的为啥要浪费。我说这些工人60岁了,是我带出去打工的,我必须送回来。后来我在我们家庭的微信群里发了个消息说要回来,第二天早上她谁也没告诉就走了。

 

每日人物:平时你和她的关系怎么样?

 

谢少奎:她的哥哥本来和我一起挖煤,我们私下关系很好,后来她哥哥死了,我就和她一起生活,把她父母接到家里,后来结婚了。平常我们关系也很好的,她一直没有什么反常的行为。二十年了,我从来没有打过她,有时吵架的话,夫妻吵架不是很正常嘛。我在外面挣的钱拿回来都是全部给她让她用,她也没有乱花,经管的很好。我有时候要抽烟喝酒向她要钱,就算钱不够了她去赊账也都给我带回来。她是1982年生人,今年才36岁。我比她大9岁,一直在外地打工,供养三个孩子和岳父岳母。

 

每日人物:她离家快一年了,这中间始终不和你联系也不回家吗?

 

谢少奎:对,连过年她都没回来。开始我给她发微信问她在哪她也不回,我说你要是再不跟我联系我就报警了。后来正月十九我给她打电话说,你不能不回来啊,孩子在家里将来要当兵要入党,档案什么的都不能没有妈妈在,做父母不能这样。但是她还是坚持不回来,就说这关我什么事。

 

后来她说要不你在家再谈一个(对象),我告诉她咱们都不能再结婚,是重婚罪,我也不能去犯罪啊。她不认字没有文化,所以我就给她讲这些。我说实在不行我们就离婚吧,我想着可能谈离婚她能回家。我还说,不离婚也好,你在家带小孩,我是男人我出去挣钱。女儿慢慢大了,我做父亲不方便和孩子沟通。

 

但是她还是坚持说不要回来,要在外面挣钱,后来就拉黑了我的电话,删了我的微信。

 

每日人物:根据你对孩子母亲的了解,她平时是什么性格的人?

 

谢少奎:她一直很单纯很善良的,但是不识字,没有文化。我现在就担心她是在外面不知道遇到了什么事情,她电话显示在海南,海南那边传销什么的很厉害的,她又不识字我担心她被人控制了。

 

每日人物:未来你有什么打算?

 

谢少奎:这几天在准备云涛的后事,需要把他送到村里的指定地点进行丧葬。我也不能太悲伤,还有两个女儿都没有成年,家里还有老人,我得撑起来(这个家)。

【悲剧】死亡日记!19岁少年喝农药逼疑陷传销的母亲回家 离世前两天一直喊妈妈

 
  • 文章来源:成都商报特此鸣谢!反传销网投稿撤稿说明

    编辑校对弘毅、任重、蓝梦

    转载声明:请遵守CC协议,转载不注明来源上黑名单!

  • 【悲剧】死亡日记!19岁少年喝农药逼疑陷传销的母亲回家 离世前两天一直喊妈妈

  • 总编辑:凌云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每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