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件】躲过P2P却没躲过“黄金租赁”陷阱,深圳中金未兑付涉案金额超过3亿元

2018-10-11 20:42:00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字体:

反传销网10月11日发布:为客户代购黄金,再将客户的黄金向知名珠宝零售品牌供货,使客户获得黄金租赁收益——这是一种较为小众、隐蔽性极高的贵金属租赁理财模式。

 

成立并运行3年的深圳中金黄金销售有限公司(简称深圳中金销售)就是这种“商业模式”的践行者。在发生大面积逾期和挤兑后,深圳市公安局南山分局于8月份对该公司涉嫌非法吸存进行了立案侦查,并对该公司负责人采取了刑事拘留。

 

一些投资者逃过了频频爆雷的P2P(网贷平台),却没有逃过看似有明确资产投向的、不存在嵌套的黄金租赁理财陷阱。

 

 

 

【案件】躲过P2P却没躲过“黄金租赁”陷阱,深圳中金未兑付涉案金额超过3亿元

 

 

本该买黄金的钱,去哪了?

 

“我本来觉得投资这个很安全——因为钱是用来买黄金的嘛,大不了把实物黄金卖掉变现,本金总能回来。现在想来,是我太天真了。”一名投资人对证券时报记者说。

 

这名投资人在记者的陪同下,前往深圳南山粤海派出所报案——为了他已于今年9月末到期提货,却迟迟不见黄金/本金踪影的100万元理财款。他于去年9月30日将100万元打入深圳中金黄金销售有限公司的资金监管账户,原以为自己买的是黄金,赚的是租赁给周生生的利差,可没想到到期后本金不知流向了哪里,钱没见了踪影。

 

这家顶着跟中金公司相近名称,让人看起来以为是国字头的公司,事实上注册资本只有1000万元。从股权结构上看,与中金公司并无关联。

 

工商信息显示,深圳中金销售的展业资质包含黄金销售、贵金属/金银饰品保管以及租赁、股权投资、进出口贸易等。这次让投资人踩雷的,是拳头产品“实物黄金代购”业务:即平台帮客户进行代购,将客户订购的实物黄金金条以租赁等方式投资获取收益。

 

【案件】躲过P2P却没躲过“黄金租赁”陷阱,深圳中金未兑付涉案金额超过3亿元

 

记者复盘业务链条,大概可以归纳为以下几个环节:

 

(1)客户缴款,并与平台签订三方合同;

(2)平台取得客户的授权,去代购中原黄金冶炼厂(上海黄金交易所的提金单位之一)的国标一号金(Au99.9);

(3)平台再将黄金租给珠宝零售企业或黄金生产商去售卖或加工;

(4)珠宝企业高价卖出这些珠宝,价差一部分给自己、一部分给平台、一部分给客户作为客户的租赁收益分期到客户账上;

(6)合同到期后,客户可以选择提回实物黄金,也可以提回与黄金等额的本金。

 

这看起来,似乎是三赢的链条。然而,其中不确定性在于:如果客户投资给平台的钱,压根平台就没有用来给客户买黄金呢?如果平台挪用来自融或者另作投资,然后资金链断裂,或者实控人跑路呢?

 

 

员工亦深陷其中

 

记者对两位报案投资人进行了采访,其中一位是深圳中金销售的员工。他告诉记者,自己一度十分信赖公司背景及信誉,之前投资的多笔款项均有收益到账。公司正是依赖客户与员工为亲朋好友的天然信任关系,不断地“滚雪球”,让自己员工及其亲友做“接盘侠”。

 

“上一次发工资是7月份。直到事发前一天,一切都看起来都还如常。然后财务总监换了,运营总监辞职了,然后老板突然就被抓了。我们很慌,很多员工都陷在里面。我拿着我爸妈的钱也投了100多万,好几笔上个月到期了,还有几笔11月到期的。”该员工告诉记者,“我以前也问过我们公司高管——我们的钱投到哪了?可是他们只会跟我们说都是投给大的企业。我叫他给我看看合同,他也不给,就给我看了现场签约的照片。”

 

该员工甚至怀疑,自己的东家可能没有开展实物黄金销售业务和实物黄金投资业务,“钱可能被老板拿去做其他投资了”。

 

投资人的钱究竟去了哪里,现在警方还在侦破中,尚未有答案。但记者获取的合同和工商信息还是透露了一些可供追溯的细节:比如合同担保方为“河南中金珠宝股份有限公司”,该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为宋子凯,而工商信息显示,深圳中金黄金的法人葛毅刚也是河南中金的主要股东和董事。也就是说,深圳中金销售的项目为关联方担保。

 

在记者的陪同下,投资人询问相关办案民警,深圳中金销售将钱挪用去了何处?对方告诉投资人:“我们已经冻结相关账户,最近有一些回款”。

 

 

未兑付涉案金额3亿多

 

9日上午10点半,4位深圳中金销售的投资人代表,已经坐在粤海派出所的报案办公室等候消息。据了解,经初步摸底,目前未兑付的涉案金额约有3个多亿。

 

“遭遇违约之后,我每天都很焦虑,直到现在还不敢告诉家里的父母、亲戚,他们存了半辈子的钱可能要打水漂了。”一位深圳中金销售的销售人员对记者说,现在她不仅要失业了,而且手头上的一点钱加上老家父母和亲戚的积蓄,此前都投进了这家所谓代采购黄金金条的公司。

 

记者获悉,这位销售人员,手头上未到期的合同约有2000多万元的销售规模,同时自己以及亲戚朋友也认购了上百万的份额。

 

另一位深圳中金销售的销售人员则表示,他在这家公司已经工作了几年时间,最初对公司的商业模式有过质疑,尤其是黄金租赁合同的真实性,但老板以涉及商业机密为由拒绝对员工公开相关信息。

 

不过,过去几年所有半年、一年期的产品,每次投向的资金都能按照约定的收益率付本息,渐渐地这些员工的心也就放下了。

 

甚至于今年2月初,关联方也是担保方的河南中金珠宝股份有限公司涉嫌非法集资,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并发布了集资清退方案,但深圳中金销售的老板仍向销售人员表示,彼此独立运作完全有能力养活自己。

 

今年8月事情起了变化,但仍有大笔资金参与认购。8月底产品兑付开始出现问题,投资人产品到期违约的情况越来越多,这颗雷彻底爆了。

 

10月9日上午,粤海派出所的民警一直在接收资料、做笔录和解释案件进展,目前警方已冻结了相关资金账户,但冻结的资金规模有多大尚未透露。

 

 

  • 文章来源:证券时报特此鸣谢!点击反传销网投稿撤稿说明

    编辑校对弘毅、任重、蓝梦

    转载声明:请遵守CC协议,转载不注明来源上黑名单!

  •  
  • 【案件】躲过P2P却没躲过“黄金租赁”陷阱,深圳中金未兑付涉案金额超过3亿元

  • 总编辑:凌云

  • 【案件】躲过P2P却没躲过“黄金租赁”陷阱,深圳中金未兑付涉案金额超过3亿元

  •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每日推荐